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游戏攻略

新闻 活动 公告

1   白隼·兰洛斯 ——骑士


本名兰洛斯·特里斯,职业风骑士,因为其总是能够迅速地出现在同伴面前,阻挡并反击敌人,而被冒险者们称为:白隼。

来自于王国首都的骑士世家·特里斯家族的三子,祖辈从王国建国开始就是侍奉王家的宫廷骑士,父亲与身为前冒险者的母亲在一次与邻国战争中为了保护国王而战死,两位大哥亦在战争中阵亡,只留下并未出征的兰洛斯独自一人。

家庭的变故让兰洛斯措手不及,在走出失去亲人的伤痛之后,为了成为有资格继承家族荣耀的骑士,也为了不再让任何人在自己面前倒下,兰洛斯决心锻炼自己,于是他带着祖传的盾牌骑士荣耀以及母亲遗留下来的刃枪·风翼,来到了这一个超冒险小镇,成为一名冒险者,并在无数次的生死战斗中成长起来......

 

2   洛维婷·安落叶 ——祭司

那个人打碎了我一直以来所相信的东西。

我原本是帝国公爵的长女。说是公爵,父亲管辖的领地却是个连小官也不愿来的地方——帝国的边缘,禁区的邻壤,饱受魔物摧残。在那里长大的我,看到了太多的伤与死——可我还是害怕这些事物,想改变这一切的我选择了成为一名祭司。我坚信着,总有一天伤痛会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

可是,那个我救下的游侠,仅仅用一句话就彻底摧毁了我的世界:让人伤亡的,永远不是在大地上横行的魔物。

——我一直记着这句话,哪怕他那时无比平静的语气,现在也还烙在我的记忆中。

在那之后,我跟随着他的脚步旅行了很久很久,我早已明白那句话表面之下的意味,可我也在得到答案的同时失去我的信条,徘徊在迷途之中。

到现在,我还一直跟随着他,因为我已经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只有在他身旁,我才觉得自己还残存着些许方向。

可是什么才是我真正的信条呢?我不知道,或许……或许在这漫长的旅途中,我会在某个瞬间,突然找到答案吧。

 

3   木灵·弦月——游侠

再次回到故乡的时候,实在感慨万千。这个边陲之地,让我饱受痛苦,又教会了我许多。

可我与别人不同,别人的故土是村落、是镇子、是城市,我的故土,却是最靠近禁区的森林。十二岁那年,魔物入侵了我出身的小镇,我和我的家人侥幸躲过一劫,可未曾想到,他们却因为手中的一片面包,死在之后的暴乱中。

我把从前的我葬在森林,也是那一天,我迎来了现在的我的人生。一个在那里隐居的刺客收留了我,教会我生存的技巧。在那之后,我离开了这片“过往之所,踏上了漂泊的旅途,穿梭在城市与禁区之间。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旅途越长,我就越封闭自己的内心。

那一次的归去,我还遇见了一个单纯地像张白纸的祭司。因为太久没有回到故土,我竟不知道那片森林已被魔物占领。在我受重伤的时候,那个祭司救了我。在发现她的信条竟如此天真的时候,我把这多年来体悟到的东西告诉了她。

天真没有错,但不适合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我感到欣慰,因为她最终理解了我所说的事物;我又感到内疚,因为这让她迷失了自己。

她现在依旧跟着我旅行,可我明白,她依旧在迷途之中。我为她感到惋惜,也希望她某天能够找到方向——而不要像我这样,到现在,还在寻索之中。

4   逍遥·幻羽——刺客

我看够了权势的争夺了。

我不想再回到那些勾心斗角,时时刻刻要提防着他人的世界。我为帝国的皇室卖命,去帮助哪个王子哪个公主除掉心头之患。是的,他们的目的达到了,而我呢?什么都得没有,却还要时刻防备自己不会被谁除掉。

我受够了这一切,决定永远地离开那个是非之地。冒死逃离国都的我,在帝国边陲的一片森林里暂时定居,修养生息。

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在魔物的袭击中幸存下来的孤儿。我收留了他,并教给他能让自己活下的技能。那一阵子的时光,我难以忘怀,因为我彻底地忘掉了过去。,

但好景不长,我曾经卖命的人发现了我的行踪,他不想有个随时能威胁到他的人在这片土地上游荡。

我只有逃亡。

这样逃亡的生活持续了几年之久,直到我听说那个人因为一根蜡烛引起的宫廷火灾而死时,这样的生活才算作结束。

现在的我,生活在一个冒险者聚集的小镇里,常常在酒馆与来自各地的人们侃谈,也时常与他们一起去外面冒险。这里,让我生平第二次真正地感到自己是活着的,我珍惜这样的生活,也由衷地希望,它能永远、永远地持续下去。

 

5   雲·肇——斗士

十岁被帝国将军看重,带到帝国军事学院学习;

十二岁在学院学成,毕业后加入帝国军队;

十五岁接手帝国第七军队,成为最年轻的将军;

十六岁在与魔物的战争中大获全胜,扬名天下;

直到二十岁,打过无数的胜仗,获过无数的荣誉,被称为天选之人。

这样的人生一定是人们所羡慕的吧?

二十一岁因为观念的不同,在帝国的两个分派中选择了弱势的一方,从此遭到大多数臣子的排挤;

二十二岁因为一件小事被大法师弗拉梅尔抓住把柄,最后贬为庶民,流放边疆,永远地跌落高台。

这样的人生一定是人们所惋惜的吧?

但这就是我的人生,无论是充满荣誉还是充满屈辱,这都是我的人生。就像我后来的师傅所言:如果有比死亡更痛苦的事情,那就是遗忘了。

我觉得他说的没错,我没必要去逃避,没必要去否定自己的人生。现在的我在这个小镇一样过得很好,就算有人提起我的过去,我也不过是一笑置之。我觉得这样就足够了,一介平民,一身轻松,说不定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6   摩西·弗拉梅尔——大法师

杀人的人,就要先抱有被杀的觉悟,哪怕这违背他的意愿——这话在哪都适用。

我热爱魔法,对我来说,魔法就是我的全部。第一次见到魔法时,我就下定了决心成为一名法师。很幸运地,我成功地通过了帝国的魔法测试,进入帝国最好的魔法学院修习。后来,我在帝国的魔法协会有了一席之地,每天依靠协会优良的条件进行研究。

但我既然是由帝国直接管辖,就免不了要在众多的势力中站队,为了能够继续安稳地研究,我支持了势力最强大的一方。他们希望我做的事情,在能力的范围里,我也尽量地去完成。

但我却没有想到,因为我这样完成任务般做的这些事情,却让帝国第七军团的将军被贬为庶民。

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也已经站在了审判官的面前——我被指控陷害他人,处以逐出魔法协会的惩罚。我和那个将军一样了,因为我,他成了平民,同样的命运现在轮转到了我的身上。

对那个将军,我感到很愧疚,如果我还能遇上他,我一定要向他道歉;除此之外,我也得开始考虑自己今后的去向。

听闻朋友的介绍,有一处冒险者聚集的小镇可以作为我安身的地方。我也别无所去,便决定前往那里。只要是能够让我追逐魔法的地方,在哪里、条件怎样,都已是无所谓的了。

7   晓凡·朗——斗士

如果有比死亡更痛苦的事情,那就是遗忘了。

我不知道我的身世。那一天我醒来的时候,身处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所有在那之前的记忆无一存在,甚至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我唯一剩下的,是一身不知从何而来的强大力量以及相当熟练的战斗技巧。

为了查清自己的身世,我踏上了旅途,在这个世界中穿行,搜寻所有和我相关的事物。

我有一对异色的瞳孔——这是我唯一能依此来寻找线索的东西,但得到的结果却令人失望。相反地,我却因为这对异色瞳孔,常被认为是不祥之兆而遭受驱逐。不惧怕我的人当然也有,但总是极少数,我在旅途中收下的徒弟就是其中之一。

把我带到我现在停留的小镇的人,也是我的这个徒弟,他告诉我,在小镇中我能结识许多和他一样不畏惧异色瞳的冒险家,他们去过五湖四海,多多少少知道普通人不知道的东西,我也许能在他们的口中得到身世的线索——而事实也大致如此。

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找到“曾经”的自己,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实现这个愿望……总会……有的……

8   瑟尔玛——游侠

我出生在这个小镇,曾经离开过这里,而如今我又再次回归。

那个时候,这里还是个偏远的村落,受够了这个一成不变的古板地方的我,在十八岁的时候选择了远行。

几年来的游历,我拜访过无数的村落或城市,感受过无数的风俗与节日,虽然直到现在,这种接触新文化的新鲜感依旧吸引着我,可是我却越来越想念那个我曾度过了十八个年头的地方,想念那里的人们,那里的祭典,那里一切的一切——这种感觉,是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给我的。

所谓的文化与传统,大概就是提起时并不觉得重要,但是会在某个时刻甚至会让人有落泪冲动的东西吧。

重归小镇的我,发现这里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那些岁月沉淀下来的事物依旧存在着。我决定结束长达十年的旅行生活,安身于此,在今后的日子中,看着它不断发展、壮大,终有一天会成为帝国赫赫有名的繁华都市。

9   卡尔斯维 ——先知

我叫卡尔斯维,是帝国西方草原游牧族,我喜爱读书,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光之祭祀薇薇安的著作《牧师道》,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那是我所向往的,我热所爱的东西。我愿用我的生命保护我的家人,我的牧羊犬,我的羊群,我的骏马,我的一切……这就是我年少时的理想,

我从《牧师道》中,学会了牧师的基本法术,治愈伤者,安慰羊群,我觉得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魔兽入侵了西疆草原,血与泪浸湿了整片草原,我是那么的无能……我是那么的无助,我想要保护的一切,全都……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家园被凶残的魔兽摧毁,在一柄钢刃刺向我胸膛的时候,我闭上了双眼,因为我的眼中已看不到希望……

可当我闭上双眼的时候,那温暖的光芒却照亮了我的心灵,我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美丽、圣洁的天使,她向我微微一笑,让我如沐春风。那一刻,我重新找到了希望。我要像她一样,去守护更多的东西,我要变得更强,就像她一样——薇薇安。

后来,我来到了冒险小镇,因为这里可以找到生死相交的伙伴,能帮助无数的冒险者,还能磨砺我自己,更重要的是,她也在这里。


10  薇薇卡兰——贤者

我的家在靠近帝国边境的卡兰法城,我的祖父是法师协会的分会长,我11岁那年,祖父突然心悸,便使用了预知未来法术,看到了7天之后的场景,残垣断壁、尸横遍野,祖父立刻联系了帝国的法师协会总部,请求帝国派兵支援,然而,战争来得比想象中更快,仅仅三天,魔兽黑压压的大军便兵临城下,而帝国的军队还迟迟没有音讯。魔兽的号角声已经响起,祖父叹息:我能看到未来,却终究无法改变未来。

卡兰法城的军队在魔兽的大军面前不堪一击,魔兽以摧枯拉朽之势冲向城墙,祖父和父亲带领着全城的魔法师拼命抵抗,可是……魔兽大军前赴后继,我们又能坚持多久呢?城墙的人越来越少,鲜血,洒满了城墙。母亲抱着我的手在颤抖,我从她的眼中能看到的只有恐惧和绝望。

若一道惊雷划破长空,那一剑,势如破竹,穿过千军万马,将魔将钉死在虚空中,祖父仿佛看到了时间最不可思议的事,这是……空间魔法,和最强剑术的结合,怎会……怎会……”那剑旁突然闪现出一个魁梧的身影,抽出染血的长剑,长剑挥舞,魔兽中军主力如同镰刀下的大麦,成片的倒下,长剑最后搭在了吹号魔兽的肩上。

魔兽退兵了,我们还活着,我看到他在夕阳中远去,那是多么的英雄伟岸,我的脑海中再也无法抹去他的身影。

7年过去了,魔兽还在这片土地上猖獗,嗯,我已经很厉害了,我也要去和魔兽战斗,我偷偷地离开了卡兰法城,顺着他离去的方向追逐下去。 

11  雷姬·阿卡迪亚——斗士

我出身于一个富裕的商人家庭,我从小就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父亲和母亲的爱让我的生活生活充满了幸福。

然而直到那一天,我8岁生日的那天,在出游途中的我们遇到了怪物的袭击。

父母为了保护我,倒在了怪物的利爪之下,年幼的我看着父母死在眼前,此刻的我心中充满了悔恨、恐惧和绝望。

也是在这时,我明白了弱小的人无法守护手中的幸福,就在我闭上眼睛准备随父母而去的时候,

“他”……出现了,那与怪物战斗的伟岸身影,让我的目光无法从他身上移开。如果我也能有他那么……不,即时只有他那样一半的强度,也许今天的悲剧就不会发生,父亲、母亲和我……也许……会继续……幸福……

之后,我被一个城镇里的一对夫妇收养了,同时我也知道了从怪物中救出我的“他”是帝国的骑士。

养父同样是个商人,他们对我很好,就像我的亲生父母一样爱着我,再次接触幸福的我已经在心中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变强!强到能守护住着此刻的幸福,我,绝不会让悲剧再次发生。

当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骑士学院的毕业仪式上,此刻的我已是学院第一,而“他”已经是帝国的将军,

望着那依旧伟岸的身影,现在的我……能够达到那样的一半了……么?

毕业的我拒绝了骑士团的邀请,我,决定展开自己的冒险之旅。

下次再见到“他”的时候,我,一定会变得更强!

 

12  芝妮雅——大法师

这永恒的轮回到底是什么?每一次的死亡后,我都会再次苏醒,感觉失去了什么,又感觉得到了什么。

站在我面前的这个骑士,拿着剑指着我,质问我到底是谁。可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记忆像被蒙上了一层纱幕,无法完全地看清其中的事物。但在不断的轮回之中,这层纱幕似乎渐渐地消失着,因此而得知的陌生记忆告诉我,我曾经是一名法师,隶属已亡的纳兹卡帝国,但其它的……却仍然浸没在迷雾之中。

现在,那个骑士冲过来了——我早与她有过五六次的交手,她的战斗方式我已了然于心,但我依旧会败在绝对的实力差距下,难逃死亡的命运。拜这未知的轮回所赐,也许我会再度苏醒,再度与她相遇、交手,最后再度结束生命——不过这没有关系,我会因此得到那或许可以被称作是“曾经”的陌生记忆,我会找到我自己,而之后的一切,就交给那个时候的我吧。

13  溪流·嘹亮  ——祭司

微风峡谷是个美丽的地方。小时候,祖父常常和我谈起那个峡谷,他告诉我,站在峡谷的最高点,就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海岸线,橙黄色的柔和光芒在晨昏将整片天空笼罩,美丽至极。他还说,如果能够再一次见到那样的风景,那就死而无憾了。

可是,这终究成为了遗愿。早在我出生之前,那里就已被魔物侵占,再也没有美丽的海岸线,没有柔和的橙黄色光芒,有的只是死寂般的灰色,就连天空也只见阴霾。

让微风峡谷恢复原样的夙愿,便从祖父那里“传承”到了我这儿。

闲暇之时,我的青梅竹马帕瓦尔会带上一些战士,和我一起前往峡谷。但我明白我们什么都做不了,这样只能给予我一些心理上的安慰。卑微的我们,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帝国,期望它有一天会收复微风峡谷。到那时,我将在峡谷之巅,面朝大海,用祖父留下的竖琴弹出他生前最爱的歌谣。

14  温蒂妮·帕瓦尔 ——骑士

我相信我会战胜眼前这个能不断复生的法师。

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了解微风峡谷的所有情况。

……人类终会把魔兽从这个世界上清除。

帝国会在某一天决定收复微风峡谷。

我相信两个世界的联结终会被打断,和平是人类终会迎来。

他的愿望终会实现,终会看到风景……他祖父曾经见到过。

我相信最终会和睦相处,所有国家和种族,再不会有领土争端是武力解决。

温蒂妮·帕瓦尔,我……骑士的精神,直至死亡,会延续下去,

所以我不会……我的步伐在这里停止……哪怕魔物中的王,真理之剑我也会指向你,最终你的尸体被踏过前进……成为现实的……是我坚信的东西!

15  迦罗娜——刺客

从魔物战争结束算起,已经快百年了。

大概三年前,我从沉睡中苏醒,原因不明,但我知道,这一定与魔物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依靠着匕首上的宝石,我找到了魔物气息波动最大的地方——微风峡谷。

很快,我就发现了波动的源头,那是一名穿着灰袍的女法师。这很奇怪,人类本不该散发出魔物的气息,除非……我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百年前的人想要存在于现在,已经难于登天,何况又是经历过那些的人呢?

我最终选择了静观其变,看着她在魔物群中自如地行走,看着她对周围的一切甚至自己产生疑惑,看着她与一个骑士不断战斗,陷入生与死的循环之中。在时间的流逝中,我作为一个旁观者,不断地收集着可用的信息,为未来或许会发生的事情做出微小的准备。

可那样的未来,究竟会怎样到来呢……

16  戈尔德贝格——贤者

早些年的时候,我梦到过一片光芒汇成的海洋,我身处在无数淡蓝色的光点中,似乎在接受着什么的洗礼。梦醒之后,在我的身旁生长出了许多奇异的植物,它们散发着同样通透的蓝色光辉,将一种很神奇的力量送到外界。

我也不知道这种力量是如何诞生的,它就这样突如其来地觉醒了。依靠着这种力量,我做到了很多诸如让桌椅浮在半空这样看似不可能的事情。

我的老师在一次游历中发现了我的才能,他说我拥有成为贤者的天赋,于是,他把我带离了家乡,并教会了我许许多多的东西。

虽然我对这些奇妙的事物很感兴趣,但是真正吸引着我的,一直是那片光芒的海洋,我相信它一定存在于世界的某个角落。

我想要找到那片海洋。

在那之后的许多年间,我也曾多次梦到过那片海洋,而每一次,它更多的细节展现在我的面前,这更让我确信了它的存在。

如今,我来到了这座小镇。这里聚集着很多游历过世界的冒险者们,他们之中,总会有人听闻过这些事物,并愿意分享给我——而我的夙愿,或许就会在某个遥远的明天得以实现吧。

上一篇:常见FAQ

下一篇:游戏系统介绍

客服QQ:3115911448 官方交流群:618886678 客服电话:0795-3666681
客服邮箱:yuca@igeckogame.com

深圳值尚互动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46239号-1